欢迎访问 著作权资讯网!

当前所在:首页 > 归属原则 > 正文

土地复垦补偿款归属应遵循什么原则

时间:2018-06-15  来源:《法人》  作者:佚名   点击:

  土地复垦补偿款归属应遵循什么原则

  如何理解《土地复垦条例》规定的“谁损坏,谁复垦”原则?浙江省桐乡市大麻镇光明村一砖厂的案例或许值得解读

  阳春三月,浙江省桐乡市花红柳绿,暖风和煦。当记者第二次来到大麻镇光明村见到王发根时,王发根憔悴的脸上依然显示出愤愤不平。他拿着一摞国务院相关文件的复印件和法院的判决书对记者说:“我就不信,桐乡的政策和浙江的法律能抵过中央政策!我会一直反映和申诉的。”

  承包的砖厂依照政策被关停

  根据王发根的介绍,光明砖厂的全称叫“桐乡市光明制砖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光明公司”),最早叫“大麻光明制砖二厂”,是光明村于1981年建立的村办企业,由光明村经济合作社集体经营,从1993年开始对外承包。此时砖厂占有集体土地41.5亩,同时租赁当地六个村民小组(本村和崇福镇民利村)的土地30.636亩,谁承包砖厂就由谁支付土地租赁费和土地使用税。

  2009年2月,砖厂开始新一轮招标,王发根和另一位村民张某中标,砖厂的大部资产由王发根和张某以231万元收购,承包期限为2009年2月——2017年2月。2000年11月,该砖厂因为改制更名为现在的“光明公司”,王发根、张某是“光明公司”实际经营者和实际控制人,公司法人仍为村委会主任费某某。“从购买之日起,尤其到后来经过改制,‘光明公司’从法律上就可认定是我们自己的公司了,因此为了公司的长远发展,我们先后投入资金累计达800余万元。”王发根告诉记者。

  王发根经营“光明公司”刚刚三年多,2012年7月,桐乡市人民政府发出了桐政办〔2012〕71号文件,依据国家淘汰落后产能的政策,决定对部分企业实施关停,“光明公司”在关停之列,同时制定了补偿标准和奖励办法。2012年12月,大麻镇党委政府又制定了《关于光明制砖有限公司关停处置有关政策的指导性意见》。王发根告诉记者,对于国家的法律法规、有关政策,我身为党员必须带头贯彻执行,所以于2012年12月,我和合伙人张某,与光明村委会签订了《解除承包经营合同》;2014年1月,又签订了涉及关停砖厂补助、奖励的《协议书》。王发根向记者出示了这份《协议书》,该《协议书》第二条显示:甲方(光明村所属光明股份经济合作社)付乙方(王发根、张某)承包合同解除补偿费和按时关停光明制砖有限公司奖励款共计5333866元。其中涉及职工安置补偿、政策性关停补偿、收回承包者购建资产补偿、关停爆破奖励等6项,其中第6项是“按时完成关停和配合整治复耕,依承包者投资资产净值的10%奖励263670元”。

  王发根告诉记者:“我任村支书将近20年,了解土地复耕的补偿或奖励政策。在签订该协议时,大麻镇政府作为第三方鉴证人。在签订该《协议书》之前,当我问及砖厂关停后涉及的土地复垦补偿时,当时的大麻镇人大副主任沈某说‘复垦费和补偿款一同处理’,镇党委书记苏某说‘补偿款还没到位,到了之后再一起研究’,说实话我当时就有一些疑虑。后来发生的事情,证实我被忽悠了。”

  谁才是法定的土地复垦义务人

  王发根事后了解到,2012年7月桐乡市人民政府下发〔2012〕71号文件之后,同年9月桐乡市国土资源局就下发了桐农整领〔2012〕1号文件,要求对“光明公司”承包期间使用的土地72.136亩进行复垦,复垦补偿费为每亩20万元,并将前期补偿款560万元支付给了光明村委会。

  王发根获悉这一情况后,马上找到光明村村主任费某某,要求将王承包“光明公司”期间租赁的30.636亩土地的补偿款支付给其本人,费某某说“这是镇里的安排”。王再去找镇委镇政府领导,得到的答复是“个人不能复垦,复垦补偿费与你无关”。之后的很长时间,王发根多次找到镇委镇政府相关领导沟通,甚至给当时的市政府主管领导发去材料,始终未获详尽答复。

  王发根给记者提供了一份《请求拿回窑墩关停后土地复垦补偿款的情况反映》,主要内容是:“光明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王发根认为对土地复垦补偿款依法享有受偿权。大麻镇政府虽组织实施土地复垦,但无权占有、支配这些补偿款。理由是第一,土地复垦义务人法定为土地使用人,而非土地所有权人。依据国务院《土地复垦条例》第三条“生产建设活动损毁的土地,按照谁损毁、谁复垦的原则,由生产建设单位或者个人(以下称土地复垦义务人)负责复垦”。第十条“下列损毁土地由土地复垦义务人负责复垦:(一)露天采矿、烧制砖瓦、挖沙取土等地表挖掘所损毁的土地??”可见,实施烧制砖瓦、损毁土地的“光明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王发根(土地使用人)为法定土地复垦义务人——所以,大麻镇政府认为土地复垦补偿费的享受对象是土地所有权人,显然是错误的。第二,大麻镇政府将“光明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王发根曾使用的土地进行复垦的行为,属无因管理。

  有关专业人士指出,土地复垦补偿费是政府对土地复垦行为的一种鼓励和补偿,应当由复垦义务人享有。原“光明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王发根作为法定土地复垦义务人,对政府给予的土地复垦补偿费依法享有受偿权。光明村不是法定土地复垦义务人,无权享有该补偿费。

  是理解政策有误还是“地方保护主义”

  2014年初,王发根因为始终得不到光明村委会、大麻镇政府的答复,遂将光明村委会起诉到桐乡市人民法院。

  在王发根和张某(原告)的《起诉书》中,重点是租赁的30.636亩土地的复垦补偿款到底应该归谁。王发根认为,他本人从前手承包人租赁的六个村民小组的这部分土地,已经与前手承包人结算买断,并且每年向六个村民小组支付租金,自己的行为是前手承包人租赁的六个村民小组土地流转的延续,所以这些土地的复垦补偿款237.83万元应该归“光明公司”的实际经营人。

  桐乡市人民法院〔2014〕嘉桐洲商初字第352号《民事判决书》显示:“??从原告(王发根、张某)提供的桐乡市农村土地综合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发布的〔2012〕1号文件来看,该管理办法是针对土地综合整治项目,第八条明确规定镇人民政府为农村土地综合的实施主体和责任单位,第二十二条规定在整治项目立项后需要预支以奖代补资金时可以提出申请。由此可见,该奖励资金是奖励土地综合整治的,不是光明公司所使用土地因关停而奖励的。原告不是土地整治的主体,不享有得到该奖励资金的权利。原告主张按《土地复垦条例》第三条的规定,原告为复垦主体,该条例规定的原则是‘谁损毁,谁复垦’,复垦的义务是因损毁而产生,而且本案所争议的土地使用人是光明公司,而不是原告,所以光明公司是复垦义务人。虽然原告曾为光明公司的承包人,按双方约定承包人投入的收益归原告所有,但是双方的承包合同已于2012年12月20日解除,而且解除合同后对原告补偿等问题达成协议。综上所述,原告请求被告支付土地复垦补偿费237.83万元,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一审败诉后,王发根与张某上诉。2015年3月,浙江省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维持原判。

  对于两级法院的判决结果,王发根表示接受,但是他认为大麻镇政府曲解了法院的判决和判决要表达的本意。他对记者说:“我不服的是,法院判决‘光明公司’是土地复垦义务人,而大麻镇政府强行给光明村委会复垦——这是不对的,是违反法院判决的,更是‘权大于法’和地方保护主义的体现。”他表示会继续申诉,同时向上级政府部门不断反映自己遭遇的不公待遇。

  去年9月,记者曾就王发根反映的土地复垦补偿款问题到桐乡市大麻镇政府采访。接受记者采访的一位顾姓干部表示:“对于王发根的问题,法院已经做出了判决,镇里不愿多说什么。那些土地复垦补偿款应该发给承包土地的村民,而不是王发根。”但是,多名原“光明公司”租赁用地的承包人(光明村和崇福镇民利村村民)向记者证明:他们至今未收到任何土地复垦补偿款。

友情链接:

本网概况| 联系我们| 会员服务| 网站地图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著作权资讯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政务资讯互动应用平台

北京法行天下商业服务有限公司主办—政府网络举报投诉平台—政务资讯互动应用平台安全联盟站长平台

著作权资讯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9-2020 zbqzix.org.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55399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33号

联系电话:010-57028685 15313344577 监督电话:18511526897 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7028685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砖塔胡同56号院